<acronym id="esi0g"></acronym>
<acronym id="esi0g"></acronym>
<acronym id="esi0g"></acronym>
<rt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rt>
<rt id="esi0g"><optgroup id="esi0g"></optgroup></rt>
<rt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rt>
<rt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rt>
<acronym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acronym>
<acronym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acronym>

湖南一妈妈辞职,全程陪脑偏瘫儿子读了五年小学,儿子每年都是三好学生

7月13日上午,邵阳市西直街小学一间五年级的教室里正在举行期末考试,班上的学生小杰和其他同学有些不同,他身边坐着一位“辅导员”帮他按着试卷。

这位“辅导员”正是小杰的妈妈李清萍。小杰从小患有脑偏瘫,行动不方便,希望儿子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学习生活的李清萍,毅然辞去工作,陪着儿子上学。小杰写字慢,李清萍就把课堂笔记抄下来,回家再慢慢教给儿子;小杰考试不方便,她就帮儿子按住容易滑动的试卷……

在母亲和老师、同学的帮助下,曾经内向的小杰脸上终于浮现出和其他孩子一样的灿烂笑容。

▲近日,邵阳市西直街小学,妈妈李清萍正在陪患有脑偏瘫的儿子小杰上课。图/受访者提供

邵阳市西直街小学的教室里有一位“陪读妈妈”李清萍,她的儿子小杰在半岁时被检查出大脑灰白质发育不全,导致右手和右脚无力,吐词不清。为了照顾儿子,李清萍在五年前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开始全程陪同上课。因为儿子写字比较慢,常常跟不上老师的速度,李清萍便把课堂笔记都抄下来,等放学后,再让小杰慢慢誊写一遍。

在妈妈的陪同之下,小杰不仅越来越开朗,成绩也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列。班主任曾慧玲说,小杰的考试分数总能排在班级前三,数学考试还常常满分,每年都能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

上课抄好笔记,回家慢慢教儿子

曾慧玲还记得五年前第一次见到小杰时的场景,他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学校报名,“当时我就看到他右脚点地,站不太稳的样子”,一问才知道,小杰患有脑偏瘫,右手和右脚没有力气,上下楼梯都有困难。

“以前在幼儿园时我没有陪读,但是当时一个班只有二三十个学生,两个老师帮忙照顾,所以没什么大问题。”李清萍发现,儿子进入小学之后,面临着太多难题。小杰入学之后的一周,就出现了不少意外。由于难以控制平衡,小杰很容易跌倒摔伤,上厕所时也难以自理。上课时,他还会因为写字速度较慢,抄不完课堂笔记。

无奈之下,原本在公交公司做财务工作的李清萍只好辞去工作,开始全程陪读。她在课堂上,把老师的课堂笔记都抄写下来,等放学回家后,再慢慢辅导儿子;小杰考试时,李清萍就帮忙按住试卷;每到寒暑假,李清萍还会教儿子预习下学期的课程内容,让他提前学会生字词。

脑偏瘫虽然让小杰的行动能力受到了影响,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智力。班主任曾慧玲发现,小杰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尤其是对数字特别敏感,数学考试常常得满分。因为右手无力,小杰从小就要学着用左手写字,虽然书写速度比较慢,但是一笔一画写下来,“比好多同学写得还好”。

曾经内向的他,放学时会把手搭上同学肩膀

不过,小杰的表达能力比其他孩子弱,曾慧玲说,直到现在,小杰说话时还是有些像咿呀学语的幼童,“我们班的老师和同学现在和他比较熟还好些,但是有时也要猜他说的是什么,经常要重复一遍,如果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就会点头,如果不是就摇头,然后再说一遍”。

也正因如此,小杰在读一年级时性格尤其内向,不愿意和同学说话,老师让他回答问题时,他就赶紧埋下头,趴在桌上,一言不发。今年6月,小杰在作文里写自己读二年级时,曾在老师的鼓励下站起来读词语,可是因为吐词不清,在他刚读完第一个词语时,全班同学就笑了起来,他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但他接着写道:“现在的我虽然还是不敢上课举手回答问题,但我已经可以积极地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曾慧玲说,同学们也从没有因为小杰身体缺陷而欺负他,“反而是对他更加照顾了”。小杰摔倒了,会有同学立刻扶起他;如果李清萍有事没能来学校,其他同学便帮着小杰抄笔记,或是下课后把自己的笔记借给小杰。

慢慢地,在老师、同学和妈妈的陪伴下,小杰变得越来越开朗了。李清萍说,幼儿园时很少和同学说话的小杰,现在常常和同学们一起玩,“有时候放学了,他就把手搭在同学肩膀上走在前面,我跟他说别带着同学一起摔倒了,他也不理我。”李清萍在说起这些时,有一些被“嫌弃”的无奈,但更多的是欣慰。

陪读妈妈变成班上第二个老师

开始陪读之后,李清萍常常坐在小杰的身边,有时也会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就像这个班级的“第56个学生”。李清萍早上带着小杰到校后,就会帮着组织学生打扫卫生,在照顾小杰的同时,也会照看着其他学生:不要打架,不要乱跑,注意安全。

“我觉得她就像是我们班的辅导员一样。”曾慧玲说,学生们都知道,上课时如果要去厕所,为了不打扰老师,可以向“清萍阿姨”请假;在家长群里,“清萍阿姨”的通知和老师有一样的分量。

“他妈妈真的特别不容易,陪读这么多年,很少有缺席的时候。”曾慧玲说。虽然小杰患有脑偏瘫,但李清萍总说不要特殊化对待,要求他和其他学生一样学习、生活,现在小杰已经可以独自上下楼,体育课时也会跟着一起锻炼、玩耍。

6月初,小杰写了一篇题目为“她笑了”的作文,仔细地记录了在妈妈的鼓励下,自己独立穿衣服的经历。在作文的最后,小杰写道,妈妈看见儿子成功穿上衣服后露出微笑,“这是我看见妈妈最美的微笑,虽然妈妈的眼角出现皱纹,但那充满爱意的微笑,灌满了我的心房,使我至今都难以忘怀。”

潇湘晨报记者王佳箐 实习生方依琳长沙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关键词:

关闭
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