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si0g"></acronym>
<acronym id="esi0g"></acronym>
<acronym id="esi0g"></acronym>
<rt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rt>
<rt id="esi0g"><optgroup id="esi0g"></optgroup></rt>
<rt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rt>
<rt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rt>
<acronym id="esi0g"><small id="esi0g"></small></acronym>
<acronym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si0g"><center id="esi0g"></center></acronym>

不灭的烛光——追记河北平乡县第二中学校长王赞岭

校园里的鲜花开了,而他,再也看不到了。

校园里又回荡起孩子们的读书声,而他,再也听不到了。

6月3日凌晨,平乡县第二中学校长王赞岭,因癌症晚期,撒手人寰,年仅54岁。

患癌22年来,他一边积极接受治疗,以顽强的意志和病魔作斗争,一边带病坚持工作,先后带出两所高质量中学,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亲友、同事,还有远道而来的家长、学生,自发站在道路两侧,打开横幅,挥泪送行。网络上,数万名网友追思、悼念,为他点亮烛光。

王赞岭生前照片。

情洒冀南,他为教育耗尽心力

1986年,王赞岭走上讲台,成了一名中学物理老师。34年来,始终奋战教学一线,起早贪黑、精益求精,是同事们眼里的“工作狂人”。

1999年,王赞岭确诊患有小细胞肺癌。做完手术,在家休养期间,一没事,就往学校跑。王赞岭说:“人活着,就要干事儿,这样心里才踏实。”

平乡县教育局副局长许庆卫与王赞岭共事多年。在他看来,王赞岭身上有一股超乎常人的执着和韧性,特别是患癌之后,他对教学更积极、更认真,较之以前更忙碌。

2005年,王赞岭主动请缨去平乡县益华中学(县第四中学前身)工作。彼时,平乡县教育局领导和很多同事担心他的身体,但他说自己没问题。他带领这所濒临关门的学校,一路前行,连续八年在全县中考中名列首位。

2013年,王赞岭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这一年,平乡县第二中学刚刚重组,王赞岭再一次主动请缨。很多亲友劝他“收”着点,差不多就行了。他回答:“活一天,干一天;干一天,少一天。如果哪天我倒了,就想干也干不了啦!”

一点一滴,从零开始。“把新学校办好,我有这个自信!”王赞岭说得动情:咱平乡穷,家长们挣点儿钱不容易啊!把孩子们送到别的县市或私立学校,负担不轻,“我就想给咱平乡人办一所家门口的好初中。”

平乡县第二中学与北京市良乡中学开展交流合作。

开放办学,让小县教育质量有了新提升

“可以平凡但不能平庸。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王赞岭将这句话悬挂在办公室,时时警醒。

校领导和几位骨干科室主任,都集中在一间办公室。王赞岭的座位在一个角落。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和书籍、文件,把办公桌摆得满满当当。

“王校长让我们在一起办公,就是要提高效率。谁有啥想法,能随时交流。”县第二中学副校长朱普说,王校长脾气直,批评人不讲情面,但他批评人都因为工作,生活里平易近人。

每天,王赞岭都骑着车子早早地来到学校。副校长宋改锋记得,有一次,王校长在路上摔倒,头上受伤,流血不止。但他没去医院,而是赶到学校,把工作布置好了,才被副校长们硬推着去医务室做了包扎。

每晚,王赞岭和老师们一起查宿舍。他拿着手电,从一楼到六楼,而且一直会走在前面。有时,还和值班老师一起蹲在学生的宿舍门外,等孩子们都睡下了,再悄然离开。

“老师们看领导班子带头,他们就认可你,因为大家都有一样的愿望,那就是学校好。”王赞岭说。

2015年,王赞岭在一次培训中接触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东娇和广渠门中学校长吴甡,与他们的教育理念产生共鸣。两个月的时间里,每天一条短信,在无数次“软磨硬泡”后,被王赞岭的“执拗劲儿”所感动的张东娇,受邀来平乡考察,最终帮助确定了以文化引领学校发展的思路。

王赞岭提出“齐贤教育”的办学理念,将打造贤达之师,培养“尚志、勤学、笃行”的优秀学子作为教育目标,开始对学校进行改造。

学校建立了24小时校长带班值班制度,设置服务大厅全天为师生服务;实行了校长指导下的年级组和备课组网状管理;学校实现了文明就餐,无声就寝;实行了小红帽值周,实现自主管理……

借助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王赞岭多方奔走,县第二中学成为北京广渠门中学教育集团理事会成员校。与北京市房山区良乡五中结为对标合作学校,学校已有13批120余人次走进京城。良乡五中的教师也送课到校,和教师开展同课异构、互听互评课堂。

王赞岭还推动清华大学支教活动落地平乡,至今已有18期180人次来这里支教,“清华大学的支教老师与我们的学生面对面交流,让孩子们有了追逐的梦想。”

“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让自己与时代合拍。”王赞岭把教学心得与老师们倾心交流,并为他们提供尽可能多、尽可能高的平台,让老师们汲取营养。

图为众多家长拉起横幅,为王赞岭校长送行。

精神永驻,全县开展学习活动

2019年12月,平乡县教育局决定组建二中教育集团,涵盖二中、四中、七中、油召中学,王赞岭担任集团理事长。

“其实去年10月份,爸爸就查出来脾脏长了肿瘤,但一直没给旁人说。”王赞岭儿媳妇闫丽佳提到,“爸爸决定做手术前,在学校连开了三天会,说要把集团发展纲领敲定了,才能去医院。”

癌细胞扩散转移,王赞岭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刀口疼、骨头疼,每天要吃止疼片。全家都来做思想工作,不叫他上班了,大哥吵他,他也不听。”陈书娟一谈起爱人,就止不住落泪,“赞岭给我们说,你们叫我歇着有啥意思,我就会搞教育,去了学校,一忙就不疼了……”

王赞岭不止一次给医生说:“我不怕吃药,给我最大的药量,我得赶紧好。我有好多事没干完。”

5月4日,王赞岭术后转院到邢台市人民医院。他每天用手机、微信时刻关注着学校的疫情防控、复学复课等工作,第一时间对工作进行安排。他拒绝学校派人来看望,担心影响学校工作。

王赞岭还让儿子买了两台制氧机,一台放在家里,一台放在办公室。他恳求医生,等身体稍微好点儿就让他回家,家里和学校都有制氧机,这样就不担心呼吸不通畅的问题了。

有个初二的学生叫小豪(化名),是王赞岭的“帮扶对象”——凡是让老师头疼、上火的学生,王赞岭就会“招募”到自己名下,做思想工作,开小灶,成为他的“记名弟子”。疫情期间,小豪上网课期间不认真学习,王赞岭听说后,让家长领着小豪来医院找他。

那一天,王赞岭坚持从病床下来,坐到小板凳上,背靠着床,让李世豪也坐在小板凳上,两人面对面交流,一个半小时内,他吐了六次血。小豪感动得哇哇哭,说以后一定好好学。王赞岭脸上露出微笑,和李世豪用手指拉勾。

临去世前两天,王赞岭意识时而模糊,他念叨着几位副校长的名字,“该打扫卫生了”“把学生管好,注意安全”……

王赞岭去世前一天,平乡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焦玉峰到医院看望他。两人推心置腹,聊了两个多小时。

焦玉峰准备起身离开时,王赞岭眼含热泪:“我得把病治好,争取再活两年,两年就中了,我有信心把二中教育集团办好!”

罹患癌症以来,他不知疲倦地往前奔,肺部切掉了三分之二,心脏装了起搏器,还在学校晕倒过两次,“现在,他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陈书娟拭着眼泪。

“学校召开疫情防控视频会议时,我们还在镜头里看到他的笑脸。”王赞岭校长逝世的消息传来,平乡县第二中学教师甄艳红和同事在办公室抱头痛哭,“咋说走就走?!”去世一周后,还有老师给王赞岭发微信,“就觉得他没走……”

烛光不灭,精神永存。日前,平乡县委作出决定,在全县党员干部中开展向王赞岭同志学习活动。(河北日报记者邢云)

关注河北新闻网,了解河北最新新闻。

关键词:

关闭
彩吧